暴雨过后再思考:探索城市治涝之道 排水道的秘密
时间:2013-9-17 8:13:56  来源:  点击:14549次
天青欲雨,任宝林就往外东山弄跑。从社区搬出4套水泵,架在社区医院对面的广场上:洗车场门前放两套,超市和美发店门前也备两套。 

“只要一下雨,就容易积水。”——这里,是杭州城区32个重点易涝点之一。 

气候异常,雨旱失衡,年深月久的城市排水系统,常常无法承载不期而至的暴雨考验。“看海”,成为许多大中城市的难言之隐。 

城市地下,密如蛛网的排水通道,究竟藏着怎样的隐秘?频频“看海”背后,是什么让我们陷入积水的围困?探索治涝根本之道,摆在我们面前的,是一条怎样的前行之路? 

排水通道: 

像人体血管一样复杂 

“每条路下面都铺着市政雨水管道,你看这窨井盖上写着‘雨水’的,下面就是。”任宝林指着双向二车道的外东山弄说,“这下面埋的雨水管道,直径300毫米。” 

自从担任灵隐街道东山弄社区卫生委员后,任宝林常常为社区内涝奔忙,渐渐也弄清楚了地下这套排水系统。 

他带着记者沿路踏看。柏油路面两侧,每隔一段就会出现一个状似铁栅栏的通水口,“这是雨水口。雨水汇聚到路面上,就通过这些口子排入下水道。”连接雨水口和市政雨水管道的,是一条条横穿马路的雨水支管。 

这正是杭州地下排水管道最常见的铺设方式。“每条路下面的市政雨水管道,就像一棵树的主干,往两边伸出无数较细的枝杈,连接一片片叶子——雨水口。”杭州市城管委市政设施监管中心阮俊安说,一般的道路,两侧每隔30多米就会有一对雨水边井,而在道路拐角处,排布更为密集。 

一条条马路交叉编织成一张覆盖整个城市的交通网络,而在路面以下,则是一张更加密集的地下排水管网。 

按照原来的设计,外东山弄的雨水管道收集的雨水,会流入旁边的曙光路雨水管道,最后排往曲院风荷,汇入西湖。 

“雨水收集和污水收集不同,并不成体系,遵循的是就近原则。”阮俊安说,道路集水系统收集雨水后直接排入就近的河道,最后通过运河排入太湖,或者通过钱塘江排入东海。 

西湖并非杭州市区道路雨水最主要的汇集目的地。在西湖、运河、钱塘江三者之间,黄海标高最高的便是西湖,常水位达到7.3米;最低的是运河,常水位1.3米;钱塘江的水位则随潮水涨落变化较大。 

“杭州的排水系统,可以看成三个层级,就像人身上的主动脉、支动脉、毛细血管。”阮俊安分析说,铺设在路面下的集水系统,正如密集的“毛细血管”,收集雨水后,汇入“支动脉”——绕城以内的470条河流,河道里的水,则排向由钱塘江、运河、和睦港等组成的“主动脉”里,从而排入太湖以及东海。 

在杭州主城区的大部分区域,河道里的水都通过运河,最终排入太湖。而在城东及江干区,内河水则通过上塘河,汇入和睦港,最终通过七堡翻水站排入钱塘江。“遇到大汛时,我们也会打开通往运河的闸门,减轻上塘河压力。”杭州市河道监管中心配水防汛处喻超说。 

“看运河的水位高不高,就能判断杭州内涝是否严重。”喻超说,鉴于运河常因太湖水满而水位抬高,影响城市排涝,杭州已经开始在三堡船闸附近修建排涝工程,运河水位抬高时,通过泵站,将运河水排入钱塘江,“泵站设计排涝流量为200立方米/秒,能根本性降低运河水位。” 

根据规划,三堡排涝主体工程有望于2014年底建成。 

内涝症结: 

排水管道标准偏低 

在任宝林看来,外东山弄积水,是地势太低造成的。 

“曙光路路面比我们这高出两米。”任宝林拉着记者来到西湖书画院旁空地上,曙光路路面已超过头顶。 

这并非外东山弄最低洼点。沿路往里走,灵隐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对面,有一家超市、一家美容美发店,两家店铺的地势与路面落差约半米;再往里,是一家洗车店,与路面落差超过1米。更严重的是,小区最低点,竟比旁边水塘水平面还低0.5厘米。 

内涝频频,外东山弄只好另开排水通道。2010年,一条连接外东山弄、横穿灵隐路的排水管道顺利接通。外东山弄汇聚的水,除了排往曲院风荷外,还可通过金沙溪,直接排入里西湖。 

这样的情况并不鲜见。在杭州不少老小区,因为周边改造后标高升高,小区成了低洼地。杭州市政设施监管中心编制的“2013年杭州市城区重点监控易积水点”中,32个易积水点中,有19个都提及“地势低洼”。 

排水系统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,都会导致路面积水。 

第一个环节是路面雨水口,一旦树叶等杂物堵塞,雨水无法顺利进入下水道,路边必然积水。此外,管道也常会出问题。“雨水支管会因各种原因被压扁,导致雨水无法顺利进入主管道。”阮俊安说,就是路面下的主管道,也并不保险,“比如城市施工,经常挖断或堵塞管道,却没有及时处理,一旦下雨,必然导致附近积水。”另外,由于道路规划、建设先后问题,下水道也会出现“断头”而没有出路,导致排水不畅。 

“几乎所有排水口都在河床以上、水面以下,影响了排水的强度。”喻超说。 

但是,这些都不足以解释频频“看海”的尴尬。 

今年6月24日,杭州遭暴雨侵袭,1小时降雨量达到90毫米,城区70处严重积水,城北一片汪洋,多条道路交通瘫痪;8月19日,杭城局部地区一小时降雨量达100多毫米,庆春路下穿隧道积水甚至达2米深;就在上周五,豪雨突袭,不少路段成泽国…… 

排水管道标准偏低,降雨量超过排水能力。”阮俊安说,这恰是多数城市频频内涝的主因。 

以外东山弄为例,管道的设计排水标准仅0.5年一遇——每小时降雨量不超过26毫米时,能正常排水。“主城区大部分管道的排水标准仅1年一遇(能承受最大雨量为每小时36毫米),少部分达到两年一遇(能承受最大雨量为每小时46毫米)。”阮俊安说。 

治涝之道: 

增绿地集雨水多管齐下 

不少专家提出,彻底改造老城区地下管道,提升排水标准,才是根治之策。按照2011年修订的《室外排水设计规范》要求,城市一般地区排水设施的设计标准要达到1至3年一遇,重要地区3至5年。调查显示,我国70%以上的城市排水系统建设的设计标准小于1年一遇,90%老城区的重点区域甚至比规定下限更低。 

“这根本不现实。”杭州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冯一军认为,城市内涝,涉及到降雨、管道排水、河道泄洪等,不能简单归结为排水管道标准不足。 

数据显示,截至2009年,杭州地下雨水管道总长已达到2131公里。冯一军说,如果全部挖开重新铺设,耗资巨大还扰民。2009年1月1日起,《杭州市城市地下管线建设管理条例》正式实施,规定“新建、改建、扩建的城市道路交付使用后五年内,大修的城市道路竣工后三年内不得开挖敷设城市地下管线”。随便更改管道不再那么容易。 

“城市排水是个系统工程,通过其他方式善加调节,同样可以达到目的。”冯一军说,这些方式包括增加绿地提高自然下渗能力、建调蓄池减少雨水管的洪峰流量、雨水管道日常疏通、整治河道提高泄洪能力等。 

近年来,为城市顺畅排水,杭州已做了各种努力。 

从2008年开始,对一些老城区因排水系统标准较低、但又无法用工程措施改善的,杭州城管采用“一点一方案”应急处置,即通过人员及机械的强排,尽可能缓解积水。同一年,杭州建成城区防汛指挥系统,在各条河道闸站以及市区易涝点,安装视频监控探头,实时远程视频监控。 

管道疏通和河道清淤也在积极进行。今年,市政设施监管中心已对市区内主、次干道雨水井、雨水管进行了全面检查和清理,共疏浚管道3000余公里、疏挖窨井24.27万座、清除积泥12800余方。“过去5年,我们已经对175条河道进行疏浚,总长223公里,共清除淤泥202万立方米。”喻超说。 

增加蓄水调节设施,也在考虑之列。8月21日,在杭州市规划局“公述民评”大会上,城乡规划处黄洁琼透露说,杭州正研究建设“深隧系统”——暴雨时,若地表雨水径流量超过排水管道标准,多余的水可以流进“深隧”暂时储存;暴雨过后,开启地下水泵站,将“深隧”里的水排走。 

根治城市内涝,我们要走的路,似乎还很长。 
铸铁排水管行业动态相关链接
地址: 晋城市泽州县南村镇东常村金秋工业园    邮编:048000    电话:0356-3896111    传真:0356-3896288    金秋铸造版权所有
© Golden Autumn Foundry 2013.All Rights Reserved. http://www.jqzzgs.com E-mail:jinqiu_xl@126.com